careful

鲜花怒放-作品仓库:

这边也一起发一次。

第一张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画率直的不高兴的宜野和就这么看着他的狡啮。

两个人大概从学生时代起,明明是两个不咬合的齿轮,却互相牵动着对方行动。

想要那种并不是粘粘糊糊的在一起,甚至没有什么肢体接触,各自看着不同的方向,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但却在一起。头上是同一片天空,脚下是同一条路。这样的学生时代。

回头一看,第一张和最后一张的画法完全不一样了不是吗?虽然我也很喜欢第一张那种啦……在画这个系列的过程中,其他的涂鸦、漫画,发了的没法的林林总总超过100张,在这两个多月里,不停的画着。

看世界的方式也变了,学到了很多,我也走了一趟遥远的旅途,现在还暂时不想回去。

桜井千夏:

COSER:浅斗

后期:水今迪

摄影:千夏http://weibo.com/u/1803684485

由乃的日常,快一年了终于拿到了全部返图QAQ这迷之感动。拍摄风格和现在区别显而易见OTZ。不算正片,当初为了拍一张河图顺便撸的ww

WhiteNight 重の国:

无损大图

《境界の彼方》

栗山未来 cn:白夜YUI

摄影师:布丁

》》正片全篇《《

请勿盗取商用,需转载请申请授权。

AnotherLonelyPlanet:

曾经看过这样一段文字,说上层社会的人们啃着心灵鸡腿,却发着心灵鸡汤,以此来安抚被剥削阶级的怒火,花言巧语骗得他们心甘情愿做牛做马。


我不属于什么上流社会,但也绝对不是喝鸡汤的那一类人,夹在二者中间不能代表任何一边发言,为了避免有人说我装逼,所以在各种关于钱权势与幸福值的讨论中,我选择保持沉默。


但是大学中有一次发生的事情,让我现在想想都还是会露出嘲讽的笑容。


教授请来了某知名服装品牌的CEO来跟大家讲述他的创业过程。当他说到自己是设计师出身,也曾一穷二白,后来弃文从商,最后拥有了自己的服装品牌,挤进上流社会奔小康的故事时,与我同届的一个同学反问他”那你认为在这个放弃初心的过程中,要如何调节自己的心态呢?“台上演讲的人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大概没有听懂这道题的意思,或许在他心目中,自己只是变得越来越好,离梦想越来越近,从不曾为金钱而”牺牲“过什么东西吧。


在一无所有的穷学生看来,他们唯一的自我安慰就是”我没钱,但是我不稀罕钱“仿佛金钱是一种毒药,获得了钱财与荣耀便是慢性自杀。


精神上有一种疾病叫做”习得性无助“,是指在无法逃离的状态下对某只动物进行攻击,习惯这种状态之后,即使是在能够逃跑的情形里,它也不会做出任何反抗。


穷不可怕,穷到没梦想,才是真正的穷到骨子里,穷到习得性无助。


——————翔哥翻了翻白眼,啃起鸡腿如是说道。

优质好渣渣:

沢村 栄纯  CN 安瓶 

摄影感谢  染 

因为最后那条图 一直没想明白怎么表现好  居然就这样拖了一个多月。。。。。。_(:з」∠)_

拍了两次,第一次被赶了,第二次在家附近的足球场拍的QUQ 很多脑洞和动作都没拍~ 对于荣蠢的表现也不是很好。。。总而言之还想再拍!!

好想有小伙伴一起来打ball!!!(´;ω;`)(´;ω;`)(´;ω;`) 大家一起喊口号一起租场地~~ 来个人接我的球啊啊啊啊(´;ω;`)(´;ω;`)(´;ω;`) 

总之要再拍一次!要努力的找小伙伴~|||



曾有汝的森林:

拍摄于2015.1.17,地点贵钢,出镜:箜月,鹿台,前面几张由于在相对狭小的空间,闪光灯出力太大效果不是特别理想,后面转到铁轨相对好一点,需要注意的就是以后夜景在用高ISO的情况下,还是需要注意把人物拍的亮一点,再就是快门没必要太慢,肯定以及必然的是再铁的手拍到后面都是抖的,在周围环境光不充足的时候尽量还是靠自己布光来完成画面光的补充。

我想重新做人:

2012.02.17★超電磁炮

炮姐@ 娘;
黑子@ 蕾;

妝娘@ 自分;

攝@ CG;

後期@ 自分;

後記:
正經沒幾張..

四 時 歌:

‖  劍俠情緣三 · 純陽 ‖

南皇純陽:skrinty


【摄】:东


拍了半小时不到衣服就结冰了O<-<

尽管如此若有机会还是想再圆满一次QUQ

—2013.2.—